在快的、优步被滴滴“招安”之后,被视为几近“刀枪入库”的网约车大战,如今又“死灰复燃”了。

推顺风车博“噱头”? 哈啰称上线时间看总部计划

1月18日,定位于网络拼车的嘀嗒拼车正式宣布,更名为“嘀嗒出行”,相应而来的则是,嘀嗒正式推出网约“出租车”业务。在业界看来,在“磨刀霍霍”的美团打车因故延后亮剑之际,嘀嗒可谓是“插队”向滴滴发起了挑战。

■本报记者 刘斯会

事实上,3个月前,嘀嗒拼车已在北上广等多个城市开始了网约出租车的试运营。不久前,记者在用滴滴打到一辆出租车时,司机便建议并指导记者切换到嘀嗒,这样一来,乘客可少花10元钱,司机还可增加10元钱。“嘀嗒给我们的奖励是分层级的,根据我们用嘀嗒拉的客人的数量,每上一个台阶,每单的奖励就越多,高的每天能增加几百元收入”。

临近春节,春运大潮即将拉开帷幕。在这个节骨眼上,记者发现,原先名为“哈罗单车”的哈啰出行推出了自己的顺风车业务。

在积极推介嘀嗒的同时,该司机对即将出台的美团打车也充满了期待,“希望能够重现当年网约车大战时给我们补贴的场景,这样你们乘客能受益,我们也能受益。”

在宣传语中,哈啰出行称“48小时极速审核,月赚2000元”,另外,在顺风车业务中,哈啰出行表示,顺风车正在开城准备中。

来自嘀嗒的数据显示,自去年10月份上线出租车业务至今,已开通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佛山6个城市,通过嘀嗒认证的出租车达14.2万辆,占6个城市出租车总量中的比例超过70%;认证司机超过18万名,其中通过司机介绍司机的占比超过60%。在上述6个城市中,应答率最高的广州超过86%,北京的全天平均应答率达到72%。

目前的市场格局是,滴滴由于2018年发生的几起安全事故,顺风车业务目前下线中,而拥有顺风车业务的公司仅包括高德地图、嘀嗒出行两家平台,目前的情况是,高德的顺风车业务按照主管部门要求整顿中,嘀嗒出行方面则表态专注于打造一个只有巡游出租车的网约化平台。

嘀嗒CEO宋中杰表示:“之所以进军出租车领域,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出租车行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出租车的生存空间日益被挤压,司机群体职业满意度下降,离职潮出现,市民打出租车体验变差等。”

在监管的高压之下,对于顺风车具体的上线的时间以及上线的城市,哈啰出行有关负责人在回复《证券日报》记者时表示,“目前还没得到具体消息,要看总部的业务计划。”

嘀嗒副总裁李金龙更直言:“我始终认为除了在价格和激励层面以外,还有一个层面是我们平常容易忽略掉的因素:人心。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出租车司机群体非常盼望有一个新平台进来,让他们能够看到未来,让他们能在这个平台上得到更加公平的待遇和更好的发展”。

哈啰上线顺风车

尽管在拼车之外新增了出租车业务,但宋中杰表示,不会再增加快车、专车业务。“我们专注去打造一个没有快车、没有专车的出租车平台,目前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在同一个平台上出现,造成了出租车司机的不信任感。对我们来说,我们专注于推出顺风车和出租车,没有快车和专车,是希望给出租车司机一个安全、可信赖、有未来的平台”。

聚焦共享单车行业的哈啰单车,正在不断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

嘀嗒拼车此次更名为嘀嗒出行,除了业务上与滴滴出行进一步重叠之外,在发音上也更加接近,甚至容易混淆。对此,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予评论”。

哈啰出行近期宣布,哈啰顺风车开始招募车主,用户打开哈啰出行APP,就可以选择注册成为哈啰顺风车认证车主。

有分析人士指出,嘀嗒此番大举进军出租车业务,也算是反戈一击,“因为在拼车业务上,滴滴出行的顺风车给嘀嗒造成的压力越来越大”。

对于目前进度如何以及对于顺风车主有何激励措施,哈啰出行方面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是围绕用户需求为核心,针对用户的痛点,关注在如何更安全更优质的用户体验这方面。”

不过,嘀嗒这种不亚于当年网约车大战时的补贴力度,能够坚持多久呢?后续融资计划又是怎样的呢?对此,宋中杰表示,“这个比较敏感,我们会根据业务发展的情况去做相应的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9月17日,哈罗单车在上海召开“出行新势力”两周年品牌升级会议,宣布企业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新的品牌形象系统。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约“出租车”的业务上,原本准备打扫战场的滴滴正遭遇越来越多的生力军。去年下半年,起步于专车的首汽约车在多个城市陆续上线出租车业务。“目前首汽约车在北京已经接入了几家出租车公司,未来我们将接入北京所有的出租车”,首汽约车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另外,有消息还称,哈啰出行完成近40亿元新融资,春华资本、蚂蚁金服联合领投。

与此同时,神州专车在部分城市也上线了出租车业务。不过,神州专车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北京目前还没有这个计划”。

2018年10月11日,哈啰出行更名不到一个月,就悄悄上线了网约车入口,宣布首批试点城市为上海、南京、成都。

曾经一度麻烦缠身的易到,从上周开始,也新增了网约出租车业务。易到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对加盟的出租车司机同样有各种激励。

2018年12月27日,哈啰出行平台上线顺风车频道,APP上也打出了“顺风车主招聘,顺路拼车转油费”的广告。

“互联网巨头靠烧钱来洗牌的网约车市场,今天看来,并没有烧出足够高的门槛”,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在哈啰开始推广顺风车业务之前,哈啰出行已经接入嘀嗒出行、首汽约车等平台,从APP的介绍来看,哈啰出行旗下包括共享单车、助力车、打车、顺风车等业务。

不过,在交通部门等严整顺风车业务的当下,哈啰的此番举动在圈内人士看来是在“博噱头”,“哈啰方面只是宣布,但还并没有真正上线,有可能是先收集数据,观察市场反馈,之后再决定是否真的上。”前述圈内人士补充道。

对此,哈啰出行有关负责人回复《证券日报》记者称,目前还没得到具体消息。

顺风车业务趋谨慎

从哈啰出行的布局路线来看,先是更名,然后接入网约车,最后上线顺风车业务,这个步骤,之前高德地图已经布局过一次了。

2018年3月27日,高德高调发布顺风车业务,并强调该业务为公益项目,坚持对用户不抽取佣金,不打补贴战,甚至此前补贴短信费用和保险等第三方服务费。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曾表示,乘客花多少钱,车主就能拿多少钱。

高德顺风车早前在成都、武汉两地上线,同时开启 北京
、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高德曾表示,之后将逐步扩展到全国更多城市。不过,在2018年8月26日,高德方面表示,出于安全考虑,高德地图已暂时下线顺风车业务。

必威官方网站,而网约车的龙头老大滴滴方面由于受顺风车恶性事件的影响,更是相当谨慎,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顺风车业务在未落实、通过主管部门的安全整治要求前,无限期下线。

至于最早聚焦顺风车业务的嘀嗒出行早就将业务的焦点调整了方向,嘀嗒方面有关人负责人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称,随着春运的临近,嘀嗒出行2019年“春运季”也正式启动。今年嘀嗒出行的主题是“让回家更心安”,并且开展了“万人公益返乡”公益活动,按照嘀嗒方面的回复口径,“今年嘀嗒不传播顺风车的具体运营数据,主打安全牌,公司围绕安全方面做了许多举措。”

在此之前,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嘀嗒的定位是不做专车、快车,而是专注于打造一个只有巡游出租车的网约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