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解放阁片区考古发掘工作已经进行了1个多月。7月30日,本报进行报道时,曾对该片区有四大考古期待。其一就是希望在这个曾建有两座明代郡王府的地方,挖出小王府遗物或埋藏的宝贝。9月6日上午,期待中的小王府遗址已经被挖掘出来。小王府后墙东西长达80米,墙壁厚度达1.6米,很有王府气派。而在另一处发掘现场,一座神秘的青砖垒砌的“地下室”也显露出真容。

  “考古挖掘挖的不是宝,而是历史。”解放阁西北宽厚所街宁阳王府遗址的挖掘出土再次印证了济南市考古所所长李铭的这句口头禅。经过近5个月的发掘,位于省城解放阁西北侧的两座明代小王府遗址昨天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其中宁阳王府非常完整。据悉,宁阳王府的发掘可能是全国范围内全部揭露的首个郡王府。房屋竟多达100余间,明显超出当时郡王府46间的规制。  本版文/记者任秀芳实习生林超图/记者傅琪媛  出土  宽厚所街挖出两座郡王府  济南历史上有16个郡王  昨天,济南市考古所公布了宽厚所街发掘中最为重要的、也是较为完整的勘探发掘——明代两座小王府宁阳王府和宁海王府,它们位于地表以下2米处,呈东西并列的格局,其中西侧的宁海王府保留较差,仅残留院落东北角,另有残长13米的排水渠1条。  东侧的宁阳王府遗址保存较为完整,“深宅大院”、结构清晰。主院有大门五开间,前厅房后厅房均为五开间,另有五开间阁楼遗址一座。李铭介绍说,根据康熙版的《历城县志》,济南地区郡王大约有16个,而郡王府只有9个。截至目前,济南考古发掘出来仅有这两处。  据了解,宽厚所街位于古城区地下文物保护区内,此次考古发掘共发现水井23口,房基27座,灰坑90个,房屋100余间(主要为宁阳王府遗迹),出土了不少精美的瓷片和一些建筑构件,几乎没有完整的瓷器。  现状  郡王府规模之大超规制  专家称可能是抢了安陵王的地盘  昨天上午,在解放阁西北侧宁阳王府发掘现场,记者见到了“深宅大院”的宁阳王府遗址。  据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介绍,宁阳王府遗址位于地表以下2米处,主院墙南北长134米,东西宽83米,院墙宽1.7米,局部保留高度近2米,共有房屋100余间。  李铭用“气势恢宏”来形容宁阳王府的规模。据了解,在明代天顺四年规定郡王府规模一般为四十六间,但宁阳王府的规模达到100多间,相当于小亲王府的规模。专家们猜测,相对于其他郡王,对其赐封的用于建造王府的银两也更丰厚,这可能就是造成王府规模如此之大的原因。另一种原因可能是明朝中后期对王府规模的制度规定比较松弛,监管不严,只要有资金作为后盾,谁都可建造起规模较大的府院城墙,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宁阳王府占用了本该属于安陵王府的地盘。  设计  网络化排水渠还有防盗装置  设计精密让今人惊讶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有讲究的民居都会讲究它的排水系统,在宁阳王府的建造上,排水系统设计得更加科学,就是今天的我们仍感慨万分。“这里的排水渠已科学化、网络化,按郡王府的地位,由工部的专业人员提供设计也不是没可能。”工作人员介绍说,王府考古遗址共发现8条暗渠排水道,总长400多米,东侧4条辅渠,西侧保存下来的有两条辅渠,另外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南北向的主渠。辅渠均为横向排列,分别向东、向西注入主渠,主渠负责把汇聚来的水排出墙外,各渠宽窄不一,设计合理。东侧4条暗渠排到主渠后经北墙排出。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排水渠有的为明渠,整齐美观的青石或青砖铺底,渠道侧面平整美观,有的为暗渠,渠道上面盖有青石板,就连青砖铺就的小路都是中间高两侧低。“明渠或暗渠都反映了它们的功能,修成明渠或为观赏的需要,修成暗渠则有可能考虑通行的需求。”工作人员介绍这套排水系统的原理,它利用了南高北低、中间高东西低的地势,水流通过几处直接在院墙上砌出的排水口,汇聚到贴近东、西院墙内侧的两条主下水道内,经过院墙东北、西北的两个主排水口流出王府,排到北部的洼地中,设计非常巧妙。  在西北角的主渠排水口,工作人员还有了一处意想不到的发现,三根石柱子竖立在离出口不远的主渠内部,上面被建筑压住后,水既可流出去,却不至于干了后钻进人来,一套简单却又实用的“防盗系统”不得不让现代人惊讶于古人的智慧。排水渠出墙后延伸了7米多才排到附近的洼地,实用安全。  生活  水井仅有一处  或有专人挑水吃  在偌大王府遗址范围内,考古工作人员仅在东南部发现一处水井遗址,这处水井位中落院的东南部,而在院落的北部还有一处水井,据考证这处水井为清朝时期的。“无论居建还是王府,水井很重要,凡有人居住的地方都会打井。”  李铭所长分析说,宁阳王府的规模超过当时的规制,人数也不在少数,但府内几乎没有水井,比较大的可能性是王府里有专职的打水送水人员,黑虎泉泉群的泉水有可能是宁阳王府的主要水源。  据了解,喝名泉的泉水在旧时大户人家非常流行,拉着水车卖泉水也曾成为一种职业。老城区里的芙蓉泉、玉环泉等都非常受欢迎。宁阳王府的现状也从另一侧面说明,黑虎泉泉水在明代就非常旺盛,而且非常好喝。达官贵人的饮用反过来扩大了泉水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历史上有影响的72名泉的名气很多都与这一背景有关。  疑惑  府内现完整遗骨  专家称系非正常死亡  在此次发掘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具完整的遗骨。它位于中轴院落与东跨房厢的隔墙根下,头部盖有一个水缸残片。记者看到它时,这具遗骨非常完整,因为年代久远,头颅有些粉碎。  考古人员分析,该人应该是非正常死亡,而且没有报官。正常情况下,王府院落里不应埋有尸骨。因为没有进一步发掘,性别、身份等尚不能判断,其它情况更加难以区别。据介绍,头骨和盆骨是判断性别的关键部位,考古所也呼吁更专业的技术人员对该遗骨提供鉴定。

厚达1.6米的墙基显出王府派头

  6日上午,记者走进解放阁片区现场看到,东至黑虎泉北路、西至刷律巷、南至黑虎泉西路、北至泉城路,整个区域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考古工地。考古人员正在四五处地点分块进行考古发掘。

  位于北侧靠近泉城路的一处发掘方坑,东西长约200米,南北宽约50米,发掘范围内的地下文物已经显露出来。其中,一条用石头垒砌的墙基遗址很是壮观,东西长达80米,墙壁厚度达1.6米。

买球app,  在厚大的墙基内侧,有一处由石头垒砌的房屋遗址,还有一些出土的厚大石板,以及破碎的大石臼和用石头凿成的洞础。在西面的墙基内侧,还有一条由石头砌成至今仍然很完整的小水渠,小水渠弯弯曲曲,很是别致。

  另外,在小水渠东边,还有一口用青砖垒砌的水井。水井内填满了渣土,考古工人正在清理。

  “这条厚度达1.6米用石头垒砌的墙基就是以前的小王府的后墙。”现场的一名考古人员说,现在尽管还没有发掘出什么金银财宝,但出土的遗址遗物处处显示出王府的派头。

宽厚所街在明代称为“王府前街”

  “像这样宽厚的用石头垒砌的墙壁,决不会出自一般人家。”现场的考古人员说,而设计别致的小水渠,很有可能是小王府取用泉水和观赏共用的,或许还有排泄院内积水的功能。

  据考古人员介绍,发掘的这片小王府遗址的区域,处在过去的宽厚所街的北侧,当时这里有一条弯弯曲曲的老街巷——小王府街。它由西小王府街和东小王府街合并而成。

  据考证,东、西小王府街的名称源自明代的“小王府”。史料记载,明代德庄王第四代孙宁海王和德庄王第七代孙宁阳王先后在此地建造了一西、一东两座郡王府,时称西小王府和东小王府。

  之所以称为“小王府”,是相对于在珍珠泉大院所建造的德王府而言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宽厚所街在明代称为“王府前街”。

  “根据现场发掘情况初步判断,小王府遗址围墙区域东西长约80米,南北长约100米。但小王府具体的建筑格局,现在还不清楚,希望能在整个区域发掘完成后揭开谜底。”考古人员说。

青砖垒砌的“地下室”结构复杂用途成谜

  在位于东南角靠近黑虎泉西路的一处考古方坑内,记者看到了一处很神秘的“地下室”。

  只见这座“地下室”由青砖垒砌而成,处于地下大约1.5米深的地方。“地下室”裸露出的部分南北长约20米,结构很是复杂,属于比较狭长的建筑。北面有上下的台阶,内室有窗户、出气孔、平台等。南侧有一条狭长的斜向通道,看上去像是一条逃生用的秘道。

  “这个‘地下室’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它是什么年代建造的?它上面以前是什么建筑?”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现场的考古人员笑了笑说,这个地下建筑是刚发掘出来的,还没有进行仔细研究,不方便回答。

  “再等等看吧。等这个区域发掘完成,就有可能搞清这座地下建筑的用途了!”一位参与发掘的工人告诉记者,他到不少考古工地干过活,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建筑,现在也说不清楚它的用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