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氏一族先前弃京逃往九州岛后,势力便逐渐回伸,不但在四国屋岛建立行宫,山阳道及濑户内海等亦大半为平氏所控制,大有重新上洛之势。

源平合战史称”治承·寿永之乱”,指日本平安时代晚期,1180年至1185年的6年间,源氏和平氏两大武士家族集团一系列争夺决定权的战争的总称。

战争经历

合战始末

1184年1月,木曾义仲败亡后,源赖朝乘新胜之锐,命源范赖及源义经进军摄津福原。2月,源范赖与源义经兵分二路夹击,以源范赖为主力,源义经率1万余骑由摄津蓝那走鹎越,潜入一之谷。2月4日源义经以夜袭击败播磨三草山的平资盛、平有盛势力,并命土肥実平追击山中残部。2月7日源范赖5万主力进攻生田的平知盛守军,清剿山中残部后的土肥実平亦转攻塩屋的平忠度,但源平两军激战数回后即陷入僵局。

以仁王令旨讨平

源义经再次兵分二路,命安田义定领1万骑进攻梦野的平教经、平盛俊,自个则仅率40余骑转入山中,迂回到平氏本阵后方。黎明时分,源范赖方再次发动攻击,听见杀阵声的源义经便率军由急坡纵马而下,迅速攻入平氏本阵,平氏阵脚大乱,开始奔窜败退,平氏大军死伤惨重。不久残军逃到港口,乘船渡往屋岛,而源氏因为没有水军,故没有追击。

1179年,平重盛病故,后白河法皇收回平重盛领地越前国,引起平清盛不满。平清盛惟恐大祸不远,决定先发制人,乃将后白河法皇软禁在鸟羽殿。1180年逼宫高仓天皇并拥立自个年仅2岁的外孙言仁亲王继位,是为安德天皇,平家完全掌握朝政。

战争结局

素有大志的后白河天皇三子以仁王于1180年4月与摄津源氏的源赖政合谋,假称”最胜亲王”名号,密使在熊野隐居的源行家向全国源氏传送征讨平氏的令旨。然而此事已为监视源行家的僧人湛増所获,平氏发兵征伐,以仁王与源赖政出奔至园城寺,并向延历寺和兴福寺求援。延历寺拒绝,以仁王等只好逃往奈良兴福寺。途中到达平等院时,遭到平清盛四子平知盛追击,双方人马于宇治川交战后,源赖政战死。以仁王继续逃往光明山,最后于鸟居前中箭落马身亡。

此战平氏大将阵亡者甚众,如平通盛、平忠度、平经俊、平清房、平清贞、平敦盛、平知章、平业盛、平盛俊、平经正、平师盛、平重衡(被捕,1185年处刑)等,平氏势力遭受莫大沉重的打击。

关东兴兵

一之谷之战后,源赖朝召源范赖回镰仓,加封三河守,但立下大功的源义经却遭到冷落,不但不召回镰仓行赏,更只命源义经为代官,留守京都。战功赫赫的源义经在留守京都期间受到后白河法皇的赞赏,1184年8月6日法皇封源义经为”左卫门少尉兼检非违使,从五位下”,但源赖朝对于源义经未先征询自个的同意而擅受朝廷册封的行为十分震怒。9月,源义经奉源赖朝之命,娶源赖朝臣下河越重赖之女为妻(后来称为”乡御前”)。一般以为,源赖朝是想利用乡御前来刺探及监视源义经,但就结果而言,乡御前并没有为源赖朝所用,而是真心地跟随着源义经。

买球app,讨平令旨陆陆续续到达在各地蛰伏的源氏,其中一人即为河内源氏的源赖朝。在伊豆蛰居的源赖朝与北条时政合谋,开始祕密纠结伊豆、相模、武藏的源氏势力,于8月17日袭杀平氏在伊豆的监管山木兼隆。之后源赖朝转往相模,于石桥山遭遇大庭景亲等平氏追讨大军的夹击,惨败而
逃。石桥山之战初尝大败的源赖朝辗转逃往安房,途中在海上与三浦半岛豪族阪东平氏的三浦义澄等会合。抵达安房后,源赖朝除了得到官吏阶级的支援外,上总的千叶常胤、武藏的足立远元、畠山重忠等平氏或藤原氏地方豪族,由于当时武士身份的领地不甚稳定,为了更进一步巩固武士阶级的决定权与利益也陆续加入,源赖朝的势力迅速壮大。10月6日,源赖朝入驻曾经也是河内源氏祖先经略之地的镰仓。此时,源赖朝已实质控有关东南部。在关东的另一方面,甲斐源氏的源信义亦在收到令旨后兴兵讨平。

关东乱起不久,平氏即派遣平维盛、平忠度、平知盛等前往征讨。平氏东征军兵发东海道,10月18日于骏河富士川和源赖朝、武田信义联军对峙。然而关东联军以逸待劳已久,平氏东征军则兵疲马困,武田军趁机发动夜袭,平氏军未战先败、望风而逃。平氏军退去后,源赖朝等决定以经营关东为优先,未加追击,退回镰仓。值得一提的是,富士川之战得胜后,源赖朝在黄濑川阵地与前来驰援的九弟源义经于失散多年后再次相会,此后的作战主要由源义经负责执行,源赖朝则在后方运筹。

在关东经略上,对内,为了有效统御庞大的武士集团,源赖朝创立了侍所,命和田义盛和梶原景时负责掌控。对外,源赖朝则积极收服、铲除关东地区同为源氏的志田义広、新田义重、佐竹氏与藤姓藤原氏的足利忠纲等反抗势力,并巩固己方武士集团的权益。

源氏蜂起

除了关东之外,各地接获令旨的源氏势力也一一兴兵响应。例如土佐的源希义、河内石川的源义基与源义兼父子、美浓的土岐氏、近江的佐佐木氏、山本义経、熊野的湛増、伊予的河野氏、肥后的菊池氏等,此外,在如果狭、越前、加贺也有官吏集团起事。

1180年9月,信浓的源义仲(又称木曾义仲,源赖朝的堂弟)誓师,迅速席卷信浓、越后。之后曾一度进兵至上野,但由于和源赖朝家族间有杀父之仇的嫌隙,所以不选择与源赖朝会合,而是向北转进,并拥立以仁王之子北陆宫,平定北陆,俨然是和源赖朝竞争的一股强大势力。

平清盛病故

在近畿方面,以寺庙、神社为中心的反平势力也如火焰般蔓延,平家强力镇压。1180年12月,平重衡烧毁东大寺、兴福寺,更刺激了寺社的反抗。1181年1月,纪伊的熊野三山势力起事,在伊势、志摩等地和平家交战。。

1181年闰2月,正在规划新体制及镇压作战的平清盛身染热病,于九条河原口的平盛国宅邸逝世,平氏骤失龙首。4月平重衡率领大军东征,于墨俣川大败源行家,史称墨俣川之战。之后平氏军一度追击到三河,之后因源氏援军抵达,攻势才因而中断。

木曾义仲上洛

1183年4月,平维盛、平通盛受命征剿木曾义仲势力。平氏军陆续击破越前、加贺等地,同年5月于加贺、越中国界的倶利伽罗峠与木曾军对峙,但为木曾军所破。

倶利伽罗峠之战后木曾军举北陆宫旗号,向京都推进。源行家、源行纲、源义定等多路进击,突破平氏的京都防卫线。7月,平宗盛等挟安德天皇及三神器弃都西逃,木曾军进入京都。虽然一开始木曾军受到后白河法皇乃至贵族、庶民的热烈欢迎,但由于先前养和大饥馑的影响,军粮不足的木曾军却开始大肆掠夺,人心遂望源赖朝能进京平乱。

9月,木曾军继续追击平氏,兵发山阳道。闰10月,木曾军于备中水岛为平重衡所败,史称水岛之战。之后木曾军连吃败战,退回京都。

源赖朝奉旨勤王

后白河法皇为制衡木曾义仲,屡次催促源赖朝进京勤王。但源赖朝反而趁势要求法皇下旨将东海道、东山道、北陆道等地的国衙领和荘园返还给各地国司或本所。法皇迫不得已,于寿永二年10月宣旨,除了北陆道之外,几乎悉数同意源赖朝的要求。至此,源赖朝不只是实质控有关东,也有了法理上的正统性。

源赖朝派遣源范赖、源义经领兵上京,11月初抵达近江。而在这段期间,锐气大挫的木曾义仲不但和法皇濒临决裂,复加以昔日盟友的离弃,逐渐陷入孤立。11月19日,木曾义仲发动政变,法住寺合战后软禁法皇,并解除摄政近卫基通与数位法皇近臣的职务,令藤原师家接任摄政。之后法皇与木曾义仲达成协议,12月法皇下旨命木曾义仲率军讨伐源赖朝。1184年1月,木曾义仲受封为征夷大将军,统揽军政大权。1月20日,源范赖与源义经各于京都近郊的濑田和宇治与木曾军展开会战,木曾军仅400余骑,非常快地就被击溃。木曾义仲企图逃往北陆,但于近江粟津遭到截杀。

平氏灭亡

在木曾义仲与源赖朝冲突期间,平家势力趁机反扑,1184年1月时,势力已返回至摄津福原一带。法皇命源范赖与源义经征讨平家,兵发福原。源范赖与源义经兵分两路,奇袭平家军,平家大败,众多大将战死,残部取海路而逃。此役让平家遭受重创,种下日后败亡的远因。

一之谷之战后,平氏盘踞赞岐屋岛。由于源氏军没有水军,因此未能追击。半年后,8月,源范赖为绕到平氏背后,取径山阳道,但为平氏识破,源范赖大军遭平行盛截断,关门海峡亦为平知盛封锁,陷入兵粮不继的困境。1185年,源范赖渡逃九州,在战情不利的情况下,源赖朝令源义经发兵征讨平氏。2月,源义经渡海,由阿波胜浦上岸,在巧妙获得当地武士势力的支援后,攻陷平氏屋岛本阵。

屋岛之战后,双方陷入胶着的对峙状态。不久,平氏得到源范赖率军驰援的情报,主动向长门退兵,结果造成濑户内海拱手让与源氏,河野通讯等水军势力及中国、四国的武士集团一一向源氏输诚。3月24日,双方在关门海峡的坛之浦进行海战,约于清晨6时许,由平氏军主动展开攻击。虽然一开始平氏军占了上风,但中午过后战情即开始逆转。眼见大势底定,平氏大将陆续投海自尽。最后,平氏血脉的安德天皇被二位之尼抱着跳海,坛之浦之战结束,平氏覆亡。

影响

源平合战对日本历史有着重大的影响。其彰示著武士集团的权势跃升,公卿集团的快速衰败。1179年,后白河法皇被平清盛软禁,代表着日本院政制度的崩坏。源平合战结束后,源赖朝于1192年就任征夷大将军,于镰仓设立幕府,开创了日本绵延700余年的幕府政制,直至德川幕府瓦解,德川氏末代将军德川庆喜投降,幕府制方告终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