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球app,书名相近的“三国书”争相上市——

本报桂林今日电(记者林伟平)昨天,全国书市开幕第一天的第一个交流会,不是推荐新书评介作家,而是敲响加强出版道德建设的警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和商务印书馆、高等教育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上海外语教学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领导纷纷指出,倡导和加强出版道德建设迫在眉睫!与会者认为,如今的图书市场被林林总总的新书铺满,读者不断被“美女”、“乳房”、“快感”遮住了视线,“大师杰作”、“绝作”的广告浪潮更让人无所适从,普通读者已经很难从铺天盖地的书堆中寻觅到真正有价值的图书。改革开放以来,出版业在收获许多荣誉和喜悦的同时,也面临着许多困惑与无奈。随着业内竞争的不断加剧,出版界难免泥沙俱下,诸如抄袭剽窃、不负责任、恶意炒作、夸张误导、恶意竞争、弄虚作假、粗制滥造、低级克隆、盲目跟风、重视引进、忽视原创、只顾眼前、不求品牌、盗版猖獗、买卖书号等方面的道德问题正在成为危害我国出版业的巨大隐患。与会者提出,出版工作者担负着国家文化传承的重要使命,理应表现出极高的职业操守。我们在策划一本书的选题,在考虑拉动读者需求的时候,是否应该更加重视图书会对人们的灵魂产生重大影响?图书的价值是否已经被不恰当地无限夸大、肆意炒作?只追求“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否有失偏颇?这样的做法是建设市场还是扰乱市场?他们提出,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行业,注定不可能长久繁荣。“不道德”的出版行为不仅损害了读者的忠诚度,不利于创新能力的增强,更不利于出版文化积累和品牌建设。出版工作者一定要加强道德自律,恪守职业道德规定,公平竞争,诚信经营,共同做大中国出版业的市场蛋糕,出版更多优秀的文化精神产品。必须对种种不道德的出版行为下一剂猛药!

进入9月,上海市文化市场稽查总队进行了一次打击盗版行动,目标是盗版图书《品三国》的地下批发市场,收获颇丰。这一举动让《品三国》的出版方、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总编辑郏宗培深感欣慰。不过,令他苦恼的不仅仅是盗版。眼下,以“三国”之名一窝蜂上市的图书就有近20种之多。《图品三国》、《正说三国》、《三国前传》、《煮酒品三国》……如此众多的图书齐做“三国”文章,“繁华”的背后透出了隐忧:出版业何时才能走出跟风炒作的怪圈?

追逐热点不谋而合是“巧合”还是“跟风”?

采访中,一些“三国书”的出版者听到跟风之说,反应几乎是众口一辞:“巧合”。一位责任编辑认为,“三国”本来就是公共历史文化资源,三国故事脍炙人口,一直不乏解读、研究者。而“正说”或“戏说”的新编通俗历史故事,也是近两年来的文化热点,图书市场不过是“不谋而合”地反映了读者的阅读兴趣。

有趣的是,被指为跟风的图书中,确有不少权威大家之作。上海三联出版社出版的《图品三国》,作者是著名学者何满子。出版方表示将出版“何满子作品系列”,因赶上“三国书”热销,于是率先推出了这一本。中信出版社的《柏杨品三国》,选取了《柏杨版通鉴纪事本末》、《中国人史纲》等书中有关三国的部分内容辑录而成。文汇出版社的“林汉达通俗历史系列”今年暑假推出了首批两本:《三国故事》和《东周列国故事》。著名教育家林汉达的《三国故事》是40年前的旧作,曾经影响一代人,近些年来却少有再版。

以柏杨、林汉达等人的名气,也许没必要凑这把热闹。但是,借着读者对“三国”的热乎劲儿,他们的书肯定会销得更多,这被一些出版商称为“借势”。也有人说,这些书的集中出版,可以被看作是眼下“三国热”结出的意外“硕果”,让更多的学者和出版商看到了当今社会对于学术大众化、普及化的巨大需求。

心态浮躁原创不足何时走出恶性循环?

虽然争先恐后的“三国书”中不乏优秀作品,但跟风炒作的现象对出版业的发展确实带来了消极影响。郏宗培表示,一哄而上、选题低层次重复现象,是目前中国文化市场的通病,近两年来处于低迷状态的出版业尤甚。不久前公布的调查显示,去年以来,国内大众的阅读水准持续下降,图书出版物总印数变化不大,但品种增多,库存量增多,图书单本销量减少。这一方面与大众普遍的图书消费习惯有关,同时也与出版业在市场竞争压力下的浮躁心态和原创能力不足有关。

一位资深出版人认为,出版界跟风炒作的现象由来已久,其结果直接导致出版产业的恶性循环与资源浪费。究其根源,恐怕还在于国内出版业从计划一统到放开竞争时间不长,除部分专业社外,全国500多家出版社大部分都定位于“综合性”,同构同质,各家人文社科类出版社的编辑人员更是知识结构相似、思维相近,选题关注难免“英雄所见略同”,而在管理机制上又缺少一道防火墙,难以避免题材撞车。

相关文章